锦和街道南关村:大滑州历史文化悬疑:古塔上的铜佛爷去哪儿了?

风物滑州致力于大滑州千村文化工程!

古塔传奇之二

锦和街道南关村

古塔上的铜佛爷

哪儿去了?

村名由来

据《民国重修县志》记载,明朝洪武七年(1375年),废白马州,改为滑县,始建土城,在明朝嘉靖、崇祯和清朝乾隆、光绪年间,经历四次重修,更土为砖城(1948年废弃),1949年,县政府由八里营迁住道口镇,该城定为区驻地,1958年人民公社化时更名为“城关”,由此得名“城关”。老滑县城,古城有东门、西门、北门、南门、小西门(又成小水门)五个门,南关在城门的南门外,称南关。

村情概况

南关村,位于锦和街道政府东四公里处。现在的南关村分为东西两区。东区:北邻九街,南邻大景庄(现北董固),西邻孙王庄,东邻苏谢庄;西区:北邻九街,南邻大景庄(现北董固),西邻孙王庄,东邻九街。全村450户,人口1944人,6个村民小组,党员62名。村中姓氏有:宋、梁、耿、袁、陈、武、芦、韩、毛、牛、冯、程、孙、雷、任、王、位、刘、黄、李、杜、仝、暴、丁、张、郭、赵、段、周、吕、海,有汉族,回族,耕地1044亩。南关村地处滑县老城南门外,史称“滑县南大门”,交通便利,商贾云集,社会经济繁荣。

南关村位置图

村中传统业

车马店、客栈业

车马店、客栈业曾是南关村的传统经济支柱产业。南关村地处老滑县城的南门外,俗称:滑县南大门。这里,曾经客栈繁多,非常出名的客栈就有七家:三家李氏客栈、一家郭姓客栈、一家武姓客栈、一家宋氏客栈、一家刘姓客栈。南关村因地理位置的优势,兴起的车马店客栈业,带动了这里的相关产业的发展。南关村,被誉为“滑县客栈历史聚集地”。

南关村客栈业的兴起,带动了餐饮业的同步兴起。

卢新合烩饼:时称“南关八大块”,因每碗烩饼中有八块白豆腐,故此得名。

南关八大块

生炒面条

生炒面条:创始人韩名堂,其子韩福军子承父业,韩氏生炒面条,柔香可口,号称“饭香五里之外”。

竹草帽:是南关村的又一项传统手工业,梁国仁、梁黎仁两位老人传承了这项手工业,一直经营到近几年。

竹草帽创始人

曾经那些年

我为你遮风挡雨

段家铁匠铺:起源于清朝中后期,创始人段好学,嫡孙段文志承袭锻造技术,至2012年停业,主煅产品有:锄、铲、锤、镰刀、耙齿等农器具。段家铁匠铺锻造技术独到,在大滑州农耕时代,名声远扬。

段家铁匠铺

大滑州农耕时代

南关村的【三大名铺】

南关村的【三大名铺】有:皮条铺、洪车铺、钉蹄铺。

皮条铺:起始于清朝晚期,创始人张伯有,该手工业店铺主要制作的有:牲口的笼头、鞭绳、套、护巴、肚带、托盘等。该店铺在滑县的农耕时代,久有盛名。

洪车铺:起始于清朝后期,创始人魏老旭,该店铺制作的洪车,轻便灵活,推车行走时,发出的声音清脆悦耳,深受推车叫卖生意人喜欢。魏修善子承父业,洪车铺,名声远播。

钉蹄铺:起始于清朝后期,创始人张东怀,清末山西人。

古今名人

李红彦:省劳动厅公共就业股副处长。

仝云川:大连市公安局特警大队副队长。

毛悦亮:2003年任南关村二组组长,2005年任村委委员,2008年至2018年3月任村支部委员,2018年3月起就任村党支部书记。2003年,带头出资修路,为特困户白血病患者(仝新顺之女)捐资看病,2008年,在南关村新农村建设拆迁中,筹募启动资金,积极推进新区新农村城市建设工作,2009年,滑县老龄委在南关村设立“空巢老人帮扶站”,积极开展“一对一”帮扶,自己出资为村中老人发放床被,为“文明和谐村”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。

张东启:曾任南关村五组组长十五年,2018年5月至今任南关村村委会主任,在城市绿化、街道路面硬化、停车场扩建等生态和谐文明村建设中,自筹资金,做出了突出贡献。

暴长太:原中国人民银行滑县支行行长。

宋树增:1940年出生,1959年入伍,1960年入党。1964年8月5日,“北部湾事件”爆发,加入抗美援越高炮组战役,屡立战功,多次获奖。

宋树增老人

毛悦明老人

毛悦明:1936年出生,1956年参军,1957年参加“炮击金门”战役,历时十一个月,获三等功两次。

韩福学:1948年出生,1968年入伍,1971年入党,参加过三次核试验。1973年返乡,1984年任南关村村长,1986年至1996年,任村支部书记兼村长,2006年至2016年任村党支部书记。

耿利超:滑县顺安建筑设备有限公司(原滑县实力吊装运输有限公司)总经理。该公司2002年成立以来,在大广高速建设、郑济高铁修建、南水北调工程,风力发电安装,城市绿化、东湖建设、路灯安装与维修等方面,做出了较大贡献,公司汽车吊、塔吊、龙门架、施工电梯等,多次为社会公益事业免费提供起重设备吊装及方案,颇受村民和多部门称许。

滑县顺安建筑设备有限公司

滑县远大轻钢结构有限公司

唐利娟:远大轻钢结构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。滑县远大轻钢结构有限公司创建于二零零六年,是豫北地区一家集设计,制作,安装为一体的钢结构工程建筑企业。 公司秉承严谨规范的人性化管理,拥有科学先进的技术保障和施工团队,通过了ISO9001《质量管理体系》、ISO14001《环境管理体系》,OHSA18001《种业健康安全管理体系》三个标准认证,为绿色建筑和卫生城市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。

村中庙宇有:大王庙,狐仙庙。

村中古会有:

大王庙会:九月二十至二十四,五天古会。

城隍爷庙会:又称元宵会,每年的正月十四起会,至十六结束,三天的古会热闹非凡。城隍庙会由十八家共同出会,他们分别是:一街村两家,二街村三家,四街村一家,五街村两家,七街村一家,八街村四家,九街村一家,南关、东关、西关、北关各一家家。规模宏大的城隍爷庙会至今沿袭着约定俗成:“南关村的三响枪一响,城隍爷庙会才开锣!”城隍爷庙旧址位于育新中学院内,现搬迁到城关一街旧址东20米。

【村中传奇】

古塔传奇

锦和街道南关村《古塔传奇》之二

古塔上的铜佛爷

哪去了?

据传, 唐宝历二年(公元826年),义成军节度使兼滑州刺史李听,为治黄河多年水患,驱除河魔,广扬明福大善大德,特奏皇上,在明福寺院内修建佛塔,塔名沿用寺院名字称为“明福寺塔”。在塔的六层,李听安放了一尊铜身佛爷。自此,这里的人们开始走向繁荣。

滑州老城(城关老城区),在明福寺塔落成后,商贾云集,店铺林立,树木葱笼,繁华胜过以往。地处南门外的南关村,官道旁村东南北通行,车水马龙,昼夜不分,热闹不同一般。七大家客栈(三家李姓、一家武姓、一家宋姓、一家刘姓、一家郭姓)平行排列,各有特色。这边笛声悠扬,那边箫声飘远,阵阵歌舞,此起彼伏。有猜拳划酒的,有说曲儿唱戏的,歌声酒香,十里飞扬。

南关村车马店  繁华过往  模拟图

三大名铺(洪车铺、皮条铺、钉蹄铺)叮叮咣咣,生意兴隆,掌柜的写账收银,忙的不可开交;段家铁匠铺,嗙嗙噹噹,昼夜繁忙;卢新合烩饼馆,“南关八大块”,吃饭的能排百米长龙;韩明堂“生炒面条”,众人都说是“南关一绝”!至晚上,夜色朦胧,大街小巷,更是灯笼霓虹。客栈投宿的爆满,跑堂的店小二吆喝着“来啦!来上好的客房,还有一间!”,客人入栈,车马安顿一番,店小二喂马,加足草料,牛马吃饱,便少了喧闹。饭后,三五人成堆儿,七八人成群儿,人们夜游古城,看商市繁华,说滑州水土,有明福寺塔铜佛爷庇佑,物产甚是丰盈。

南关村客栈网络模拟图

滑州古城景象,运河漕运繁忙,点铜锡器,随水运南北走红,烧鸡业传奇兴盛,据说还惊动了朝廷,南关的车马店也应运而生。在明福寺塔周围,托明福夫妇的大善大德,滑州界境, 政通人和,国泰民安,家家户户,仓盈囤满, 葱茏繁华一片。此处情景,暂不多话。

如此的光景,岁月荏苒,似剑穿梭。话说上世纪初,辛亥革命爆发,一场推翻清王朝统治的革命运动席卷全国,1912年2月12日,清朝发布退位诏书,地方社会治安秩序严重恶化,盗贼四起,大滑州社会繁华,每况愈下。

一场大革命运动席卷而来

据村中的老人郭东亮回忆父辈们的讲述,现在已记不清是哪一年哪一天了,当时忽然有消息传出,明福寺塔上的铜佛爷不翼而飞!人们忐忑不安,面面相觑,都在追问“铜佛爷到底哪去了?”

朝代更迭,江河震动。明福寺塔上的铜佛爷诡异失踪,大滑州几经革命运动,遍地疮痍,繁华不在。时至此,祸不单行,大滑州突发大旱(1940~1943年),灾荒并起,蝗虫遮日,人们衣不裹暖,食不饱腹,惶惶不可终日。

大灾荒网络模拟图

有人说,都是大塔上的铜佛爷被江洋大盗窃取,大滑州才招来如此横祸;

有人说,铜佛爷被盗后几经转手,还在滑州境内;

有人说,当掘地三尺,寻铜佛爷去向,镇塔之宝,不可流落他地;

有人说,寻到了铜佛爷,当供奉起来,待社会安定了交给政府,择吉日归位古塔六层,保滑州水土繁华丰盈。

众说纷纭,铜佛爷究竟哪去了?大滑州宝物悬疑,扑朔迷离……

话说南关村郭永成(1886--1960年,村民郭东亮祖父) 承袭祖业,家境殷实,从一梁姓人手中接转了客栈,挂牌“郭家客栈”。郭永成秉承祖训“大德大善方可成就大业”,他自幼勤奋上进,待人宽厚,尽管世道纷乱,他时常接济乡民,救民于苦难,人们习惯称他“郭掌柜、郭大善人”。郭家客栈名扬大滑州方圆百里。客栈里里外外,一片井然,生意蒸蒸日上,郭家客栈被人尊为“七家客栈之首”。

郭家客栈网络模拟图

郭家客栈,车水马龙,日宿客人过百,至晚上,郭掌柜盘点银两时,总感觉银两有少,貌似有人窃盗。于是,他心想着要供奉一神灵,看好柜台,确保客栈收入的银两,不再失少。

某一日,深冬夜冷,阴风呼啸,郭掌柜打理完客栈的里里外外,正要盘点银两,忽有人叩门,低声问道:“还有客房吗?能否投宿一晚?”

“来了!来了!上好的客房还有一间,客官请进!”郭掌柜回道。

待郭掌柜起身时,客人依门,门已半开半掩,“扑通”一声,客人瘫倒在了门槛之上。郭掌柜慌忙将客人搀起,只见那客人一身镖局打扮,手里拎着一个布兜,腰系条布,头扎黑巾,裤腿紧束,穿鞋轻捷,又见客人两腿有血,脊梁背有多处撕裂口,像是遭人追杀。

白马坡里盗劫铜佛爷引发的一场厮杀

郭掌柜将客人搀到房间,吩咐厨房师傅端来饭菜,又派人唤来南关郎中,为此客人诊治病情。一夜殷勤侍候,至黎明时,客人苏醒。客人一席话,道出了大滑州古塔上铜佛爷的惊天悬疑——

原来,这位投宿的客人姓明,具体名字、出身他未有更多说明。他受一清末卸任官员相托,潜伏滑州已有多年,他一直在追寻古塔上铜佛爷的下落。他历尽艰辛,探访铜佛爷被盗的蛛丝马迹,有内线密报,盗贼转运铜佛爷途径白马坡,他便一路追赶过去,与盗贼搏杀于白道口金堤河坡。

古塔上的铜佛爷,到底去哪儿了?

一番殊死搏杀,他从飞贼手中夺得了铜佛爷,不幸却身受重伤,闻郭掌柜大善大德久有盛名,便前来投宿郭家客栈,待身伤痊愈可行,即刻奔京城复命。

明大侠一番话,郭掌柜甚是惊愕。明大侠在客栈养病期间,郭掌柜好生侍候,吩咐伙计们把一日三餐端到房间里,又安排郎中按时来客栈为明大侠贴敷膏药,月余的悉心照料,明大侠身上的多处伤情,渐渐痊愈。

这期间,郭掌柜召集南关村族长、客栈掌柜、以及多家店铺老板,众人商议,决定要从明大侠手中高价买回铜佛爷,待时局稳定下来交给政府,确保大滑州古塔宝物不外流失,风水不破。

古塔上的铜佛爷哪儿去了?

南关村郭东亮及村支两委正在讲述......

忽一日,明大侠唤郭掌柜到房间叙话,他神态凝重,语气沉稳,说到:“月余来,承蒙郭掌柜悉心照料,如今,我身伤已好。世道多变,江湖险恶,我主已遭人杀害。昨日得密报,明日午时,南门外五里,有人接我回京,月余的吃住,郎中数次来客栈为我诊治伤情,定需要较多银两,而今我身无分文,恐难以支付。我家主人生前差我追寻铜佛爷下落,其意难测,今主已亡,我可自作主张,将铜佛爷交还滑州,托郭掌柜之手,待时局稳定,交予政府。铜佛爷,乃镇塔之宝,滑州百姓,福缘有续了!”说罢,明大侠一脸沧桑,两眼垂泪,咽噎着,语字哽堵。

郭掌柜闻明大侠肺腑之言,句句铿锵,字字触心,也早已声泪俱下。二人述说自明福寺铜佛爷诡异失踪,大滑州灾情频发,人人诚惶,个个自危。

明大侠又说:“明日一别,回京祭罢主人,便投身新革命运动,他日若又有亡命天涯,指不定还会前来叨扰,再投郭家客栈”。明大侠说罢,伸手摸着床榻内侧的布兜,然后,小心地解开着。只见那铜佛爷金光闪闪,房间里,突然似燃灯百盏!又见那宝物玲珑剔透,憨态可掬,铜佛爷眉眼之间,炯炯有神,其势可令邪魔万箭穿心,不杀而死!又惊赞铜佛爷姿态巍峨,似在鸟瞰人间万物,又若在庇护天地灵生,如此神像,可谓人间稀世之宝,绝此一件,叹为观止!

铜佛爷真实图片,来源于九街村陈宏伟老师

郭掌柜接过铜佛爷,放到了床边的灯案之上。忽然,郭掌柜后退一步,深躬身,双手过头,两掌合拢,施礼道:“大滑州黎民百姓,期待铜佛爷早时归位于古塔六层,保滑州水土丰盈,万民安定!知铜佛爷在您明大侠手中,前日,召集众人商议,我等意欲从您手中高价买回,因您伤情在身,还未痊愈,故没向您开口。明大侠深明大义,有明福后裔风范,请再受老朽一拜!”说罢,郭掌柜再施大礼,明大侠床榻上回礼,二人秉烛夜谈,暂不再话下。

此去经年,亡命天涯,后会有期

二人长说短谈,互道珍重,寒冬时节,天气格外阴冷,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。郭掌柜说:“这些粮食衣物,你们路上用得着,壮士,一路珍重,待时局安定,我们后会有期!”

明大侠回身,深鞠躬,施礼道:   “将铜佛爷交还滑州,了却了我一桩心愿,大滑州黎民百姓,齐心协力,万心归位,繁荣盛世,指日可待也!”

二人说着,郭家客栈的伙计已将五斗小米、衣物和裹着的银两,系在了明大侠的马背上。此番送行,犹如生死离别。明大侠一行,纷纷跨上马背,再回身,又挥手,再道珍重。天色苍茫,狼烟四起,马嘶鸣,人涕凄,声影渐远,待尘烟落定,人马已经走空。

风萧萧兮易水寒,

壮士一去兮不复还

送别明大侠后,郭掌柜回到客栈,他心想:当下时局未稳,攀古塔六层,安置铜佛爷归位,恐再招来飞贼,不如先安放在客栈,为铜佛爷修楼设阁,先保滑州黎民百姓,平安度了灾年,待局势安稳,再做打算。

此后不久,郭掌柜将铜佛爷安放在了客栈的一间阁楼之中。说来也怪,自铜佛爷安放在郭家客栈之后,客人常常在午后即是爆满,待晚上,郭掌柜盘点银两时,总感觉当日所收银两,多出了几倍。

郭掌柜说:账房里又多收了几倍

铜佛爷保郭家客栈生意兴隆,此消息不胫而走,南关村百姓和附近乡民,纷纷前来叩拜,郭家客栈里,住店的,听曲儿的,唱戏的,烧香许愿的,人潮涌动,甚是繁荣。

此后,大滑州黎民百姓,度过了灾年,时局渐稳,人们生活开始好转,田里也多了收成。建国后,郭家客栈由郭清泉(郭掌柜之子)执掌,后来,他把铜佛爷交给了地方文物保护部门,古塔宝物终归大统,人们张灯结彩,出街相送。郭家客栈自此更是名声远扬,金子招牌经年不倒。南关村车马店,经济繁荣圈,昌盛多年,其他相关产业,齐并发展。人们都说:古塔上的铜佛爷诡异失踪,灾象频发,南关人保铜佛爷不外流失,大滑州水土,风水凝聚,更多繁荣丰盈,指日可待也!

南关村党支部书记:毛悦亮

南关村村委会主任:张东启

村中采访参加座谈的有:

毛悦亮   张东启  宋清彬   韩宝军   宋清苑

丁秀萍  毛悦明   宋树增   耿俊阁    韩福学

故事情节讲述:郭东亮

撰稿:风物滑州千村文化工程编委会

【严正声明】:由风物滑州千村文化工程编委会撰稿的1019个村庄的历史文化、村中故事,土特产故事传说、风土人情、名人轶事、好村长、好书记、好儿子、好儿媳、好女儿等,风物滑州微信公众平台将长期陆续发布,其稿件版权归属风物滑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独家所有。锦和街道文化推进主管部门,可用于单行本出版,以及用于呈报县级领导部门,政府文化史籍的内部发行出版,除此之外,任何单位和个人,均不得转版、篡改、刊印及自媒体网络发布,违者必究!

滑县产业集聚区文化工程领导

滑县产业集聚区文化工程领导小组

组       长:  宋培哲(党工委副书记、管委会副主 任、锦和街道党工委书记)

副组长:     刘现涛(党工委委员、锦和街道办事处主任)

陈红岭(锦和街道人大工委主任)

文字勘正: 刘和平(产业集聚区党政办副主任)

后勤督导: 秦晓轩(产业集聚区信访综治中心主任)

风物滑州

致力于大滑州千村文化事业!

风物滑州千村文化工程编委会

总       编:   风物滑州文化传媒董事长

执行主编:   风物滑州文化传媒执行董事

编委监理:   张传伟

副  主  编:   李培信          牛战胜

顾        问:   韩俊勇          张百顺

杨金光          韩美界

编        辑:   刘红粉          李培信

牛战胜          张百顺

刘春院          何朝林

悦巧方          陈洪国

许玉江          陈文慧

【编后语】:大滑州千余个村庄,厚重历史、灿烂文化的挖掘与汇编,意义深远。风物滑州,致力于大滑州千村文化事业,在滑县产业集聚区文化工程推进领导小组的支持和领导下,风物滑州千村文化工程编委会采访、编辑、整理锦和街道辖区的37个村庄的历史文化,这项工作,任务艰辛,希望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支持与配合,在此,深表感谢。

编辑整理过程中,由于时间仓促、文化线索繁多,有不当、遗漏、错误之处,在网络发布后,请联系风物滑州千村文化工程编委会,予以补充纠正,联系电话:

千村文化工程助推单位

风物滑州

致力于大滑州千村文化事业!

风物滑州千村文化工程

助推单位

感恩,一路有你

宇飞来酷聊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滑县蓝盾驾校

北京八维学院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五星宏福农资

张国宾烧鸡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刘春院月饼

红日厨卫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生命果有机饮料

绿叶洗衣液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蜗蜗洗护

一洗黑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白道口巾帼飞扬舞蹈

承德老酒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天欣科技

风物滑州文化传媒原创作品,若你喜欢,请分享、转发、点赞留评,欢迎大家助推风物滑州千村文化工程!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