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发,你好!大姨妈,再见!

白发,你好!大姨妈,再见!

故事从第一根白发说起在35岁那年,我猛然间发现镜子的我,头顶上竖着一根粗壮且骄傲的白发,我一看到它,当时一下子有点慌了神,感觉血一下子向上涌到了面部,头晕目眩。我还这么年轻,怎么可以这样?过了好会儿我才终于清醒下来,我想它可能只是来旅游的吧。找来剪刀,狠狠的把这根白发剪掉,代价就是为了剪一根白发,牺牲了好几根黑发。后来我似乎忘记了白发这回事,几乎又开始了挥霍青春的日子。有一天,我发现原来我以为是来旅游的白发,变成了导游,带来了几个零散的游客,到处晃悠,我很生气,将它们统统连根拔起,全部驱逐出境。但我心理知道,它们的根留在这里了,每天都在悄悄的伺机生长呢。再后来,我的鬓发右侧出现了一根白发,我当时又气又急,我知道它们已经不再是游客,不再会轻易离开了。当时的感觉,哦,天哪,它们不是游客,简直是强盗,要来抢走我的青春;不,它们也不是强盗,它们肯定是“拆迁办”的。我依然记得我的老家被贴上“拆’的感...